幼儿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水浒传》里的生辰纲从河北大名府到汴梁,咋经过山东郓城县呢?作文文学

来源:幼儿故事网   时间: 2021-03-02

施耐庵写书是非常严谨的,《水浒传》中出现的地理位置,可谓一处都没错。如果我们也像作者那样,仔细阅读文本,认真考察故事的寓意,仿佛错了的地名及其地理位置,实际上都有其深刻的寓意。绿野老道曾经考证过书中的清河县到底在哪里,武松为何要在景阳冈打虎。也论证过宋江题写反诗的江州并非浔阳江边的九江,而是江苏镇江。

这些故事中的地名及地理位置之所以出现错乱,是施耐庵在其中隐写了其创作意图,以及为即将写到的历史真实伏线。这个题目所讲的生辰纲从河北大名府到汴梁,为何要经过山东郓城县,同样有地理上的模糊。但是,假如认真的探讨一番,施耐庵真的没写错。怎么回事呢?

施耐庵作《水浒传》依据了很多历史资料,包括《宋史》、《挥塵旧录》等正史野史。其中,最主要的参考蓝本,则是《大宋宣和遗事》。在这部笔记体野史中,就有智取生辰纲的故事。这个《水浒传》蓝本故事是这样讲的:

正是宣和二年五月,有北京留守梁师宝将十万贯金珠、珍宝、奇巧段物,差县尉马安国一行人,担奔至京师,赶六月初一日为蔡太师上寿。其马县尉一行人,行到五花营堤上田地里,见路傍垂杨掩映,修竹萧森,未免在彼歇凉片时。撞着八个大汉,担着一对酒桶,也来堤上歇凉靠歇了。

这八个大汉就是《水浒传》中智取生辰纲的晁盖、吴用、公孙胜、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白胜。当时,马县尉也像杨志等人那样,喝了参着蒙汗药的酒被麻翻,晁盖等人劫走了生辰纲。

《水浒传》中讲到,晁盖是郓城县东溪村人,劫走生辰纲的地点,也由五花营堤改为黄泥冈。这一改,似乎就改变了生辰纲的押运路线,让杨志他们绕道到郓城县,故意让晁盖他们劫走。这也难怪一同押运的蔡夫人的奶公老都管,把所有责任都推给了青面兽,还说他与强贼勾结,抢走了生辰纲。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绝对不是,生辰纲不可能途径郓城县,然后再送到东京汴梁。

《水浒传》在晁盖打算劫取生辰纲时,就提到过一个地名:石碣村。书中说,石碣村是阮氏兄弟的家乡,与梁山同在一个泊子里打鱼谋生,距离梁山泊很近。《大宋宣和遗事》中也讲到,晁盖等人劫走生辰纲之后,在宋江的帮助下,从石碣村上了梁山。

因为石碣村这个地名,就有可能把生辰纲的运输路线搞得很清楚了。晁盖他们完全可以按照施耐庵的设计,劫取生辰纲。而且,施耐庵绝对没有出现地理位置上的差错。

小说毕竟要经过二次创作,否则,照搬《大宋宣和遗事》就好了,多省事。但这样干,就不会有《水浒传》这部伟大的名著了。

且说《水浒传》第十三回“赤发鬼醉卧灵官殿,晁天王认义东溪村”中说,刘唐不知从哪里打探到了生辰纲的消息,前来找晁盖,试图劫了这套富贵。刘唐见到晁盖时,书中是这样介绍的:

原来那东溪村保正姓晁,名盖,祖是本县本乡富户,平生仗义疏财,专爱结识天下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不论好歹,便留在庄上住。

那么,东溪村属于哪个县管辖呢?毫无疑问,就是山东济州府郓城县。因为,这个县里的马步军都头朱仝、雷横经常来这里巡逻,东溪村属于郓城县治下,晁盖与他们很熟。

话休絮烦,施耐庵笔下,晁盖就是郓城县东溪村的保正。然而,《大宋宣和遗事》中,晁盖却不是东溪村人:

为头的是郓城县石碣村住,姓晁名盖,人号唤他做“铁天王”;带领得吴加亮、刘唐、秦明、阮进、阮通、阮小七、燕青等(劫了生辰纲)。

晁盖并非东溪村人,而是石碣村人,也就是吴用前往说服三阮撞筹的所在。而《水浒传》中却提到了东溪村与石碣村所隔的距离,大约有百余里地。

施耐庵改写了《大宋宣和遗事》的这段故事,把晁盖从石碣村挪到了东溪村,是为了为后文做铺垫:晁盖是被吴用逼迫不得已上了梁山。假如按照蓝本故事,就把晁盖写成石碣村人,那么,吴用说三阮撞筹、暗地里了解水泊梁山情况就写不下去了。

即便如此,不管晁盖是石碣村人,还是东溪村人,《大宋宣和遗事》和《水浒传》都讲得很清楚,这两个地方都在郓城县。

既然晁盖是郓城县人,那么,生辰纲就必定会经过郓城地界了吗?上文讲到,生辰纲不可能从郓城县过道,那么,晁盖他们又是到哪里劫取的生辰纲呢?

生辰纲案子破获后,郓城县派一直闯董平前去捉拿捉拿晁盖。郓城县押司宋江得知消息后,赶紧跑到石碣村报信,晁盖因此上了梁山。

按照《水浒传》中宋江报信的情节,可知《大宋宣和遗事》中的石碣村距离郓城县衙不远,就像是施耐庵笔下的东溪村到县衙的路程。

宋江、晁盖都是郓城县人,这一点施耐庵严格的遵守了史料记载,只不过改写了其中的细节而已。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北宋时期的石碣村真的是郓城县辖区内的一个村寨吗?

查看地图得知,现在确实还有石碣村,而且还不止一个。按照《水浒传》及其蓝本故事的记载,本文所讲的石碣村大致应嘉峪关癫痫病排行榜当在山东境内,那么,是不是在郓城县呢?

查看地图得知,山东石碣村在东平湖最北端,完全符合《水浒传》所描述的地理位置。然而,按照现在的辖区,这个地方应当属于山东省东平县旧县乡。换做北宋时期,石碣村应当归属东平府管辖。如此,是不是施耐庵弄错了呢?

我觉得,不是施耐庵弄错了,而是现在的石碣村并不一定就是当年的石碣村。《大宋宣和遗事》讲得很清楚,石碣村就在郓城县附近:

有那押司宋江接了文字看了,星夜走去石碣村,报与晁盖几个,暮夜逃走去也。宋江天晓,进将文字呈押差,董平引手三十人,至石碣村追捕。

宋江一夜之间能打个来回,单程最多三十里地。假若把当时的石碣村弄到东平湖的最北端,则距离郓城县少说也有二百多里路程,与两本书所描述的情况相去甚远。因而,《大宋宣和遗事》的石碣村就是《水浒传》的东溪村。而施耐庵所写的石碣村,则在梁山附近,也就是距东溪村百余里的地方(郓城县距梁山县约一百五十里)。

水泊梁山在北宋时期,水域宽阔,现在只剩下东平湖的一部分。当年的石碣村现在大概已经在远离湖泊的陆地上了,因而,被现在东平湖北端的石碣村取代了《水浒传》中的石碣村。这一点,《大宋宣和遗事》已经提供了足够的证据。

《水浒传》的晁盖是从石碣村上的梁山,却应当是在郓城县境内的石碣村。假如从郓城县到东平县的石碣村再上梁山,晁盖他们就真的是路痴了。

因为,梁山就在郓城县的附近,相距不过八九十里地。而如果要从现在的石碣村上梁山,则必须是先经过梁山再到石碣村,又从石碣村折返上梁山。这样走道,岂不是神经病吗?

这样,晁盖是东溪村人,也是石碣村人,只不过施耐庵根据《大宋宣和遗事》把石碣村改做东溪村,又在梁山附近虚拟了一个石碣村。上文讲到,这都是为了编故事。

上文讲到,晁盖等八人是在“五花营”麻翻了马县尉,劫走了生辰纲。那么,这个五花营在哪里呢?从地图上看,这个地方应当在河南南洛,也就是现今的南乐县。这个地方是从大名府到汴京开封的直线路径,押送生辰纲绝对不会绕道郓城县,更不可能经过石碣村附近。难道施耐庵又出错了?

施耐庵绝对不会出错,他写了黄泥冈是在郓城县境内吗?

《水浒传》中第一个提到黄泥冈这个地名的,是入云龙公孙胜。当时,七个人在晁盖庄上聚义,商议打劫生辰纲的具体行动,吴用说正要辛苦刘唐再跑一趟,搞清楚生辰纲具体起运时间和所经路途。公孙胜接过话头,说道:

此一事不须去了。贫道已打听,知他来的路数了,只是黄泥冈大路上来。

听了公孙胜的话,晁盖说道:“黄泥冈东十里路,地名安乐村。”这两人言语之间,都没有提到黄泥冈的具体地址,谁又能说施耐庵的黄泥冈就在郓城县呢?

却说杨志押着生辰纲从大名府出发,南下汴京。《水浒传》中交代,杨志他们走了十四五日,便来到了黄泥冈。施耐庵这么写,似乎有点夸张了。不过,这正是为了晁盖他们从郓城县赶到黄泥冈腾出足够的时间。

也就是说,晁盖等人从郓城县东溪村出发,赶到外地劫了生辰纲,然后又悄然返回。济州府破案后,晁盖便从东溪村逃了出来,到数十里外的梁山落草。这个情节,与《大宋宣和遗事》讲得毫无二致,郓城县石碣村的晁盖,也是赶到了五花营劫了生辰纲的。《大宋宣和遗事》没有写生辰纲从郓城县经过,《水浒传》同样也没写黄泥冈就在郓城县境内。

至于《水浒传》中说,吴用假称他们是濠州枣客,前往东京贩卖枣子。这是吴用故意暴露晁盖的一个损招,绝对不是施耐庵出了差错。

濠州的治所就在现今的安徽凤阳,从这个地方去开封,绝对不会经过郓城,更不可能先北上绕道南洛,再南下取道汴京。施耐庵曾经在张士诚帐下效力,而张士诚的势力曾涉及安徽。这一点地理常识,想必施耐庵先生还是具备的。为了故事的需要,才故意绕了这么大的圈子。

生辰纲绝对不会经过郓城县,施耐庵没写,蓝本故事也没讲,而是我们想当然的认为,晁盖是郓城人,黄泥冈也就一定在郓城县了。

很有可能,古时候又没有导航走近路,也有可能官道就是要去郓城,现在看郓城好像无足轻重,但在当时也是重镇,就和现在修高铁一样,不也是一样沿途尽量经过重要城市吗?难不成就走直线?举个例子,比如京广线,中途直接从武汉到广州不就完了?还绕道长沙干什么?所以,古时候的线路也应该会这样,经过重镇!那时候修路可没这么简单!

山东斑鸠店!在梁山北有一渡口,叫斑鸠店渡口,东西沒有渡口,水路靠近京杭运河。

大名府留守梁中书为岳父蔡京献生辰纲,杨志负责押送。晁盖、吴用等设计在黄泥冈劫走生辰纲,后因做事不密事发,晁盖等得到宋江事先通报, 逃亡梁山。

黄泥冈大案从事发到破案,疑团重重。首先是杨志为何不走弓弦走弓背?杨志杀死牛二后,从东京开封发配到北京大名府留守司充军。书中交代“夜宿旅馆,晓行驿道,不数日来到北京”,说明从东京到北癫痫病可以治疗吗京的路途不算遥远(据北宋《元丰九域志》,大名府到开封府,距离约400里。而书中交代杨志一行人马不停蹄,走了二十天左右的六月初四才到黄泥冈。这与杨志发配所用的时间,差距过大。杨志还对梁中书说,途中要经过紫金山、二龙山、桃花山、伞盖山、黄泥冈等。

现在郓城县东南10多公里处黄堆集存一黄泥冈,据说是当时发生大劫案之地,这有点牵强,黄泥冈决不会属于郓城,而属于当时的济州,否则劫案发生后,谢都管不会到济州报案,破案任务也不会落在济州刑侦处长何涛的头上,何涛也没有必要到郓城县搞联合破案了。而桃花山、二龙山属青州管辖,杨志押运生辰纲不应该绕道到青州。而当杨志提出这个押运路线方案时,见过大世面的梁中书也没有异议。唯一合理解释的是生在江浙的施耐庵老先生,对北方地理不熟悉,真的把《水浒传》当做科幻小说了。

其次是生辰纲是真还是假?吴闲云先生大胆提出所谓“十万贯”生辰纲是骗老婆的,“先让老婆知道他已经给岳丈大人送了钱,然后用石头什么的替换金银,再放出消息,让强盗们来抢。最后,真金白银还是都落入了梁中书的腰包。”吴先生从梁中书的内心世界、安排押运人员等方面多方佐证。我认为这不可能,《水浒传》交代,晁盖等人蒙汗药迷倒杨志等15人后,从松树林里推出这七辆江州车儿,把车子上枣子丢在地上,将这十一担金珠宝贝都装在车子内,遮盖好了,叫声“聒噪”,一直望黄泥冈下推了去。这说得明明白白,的确是“十一担金珠宝贝”,何来石头替换金银?因此,生辰纲不应有假。假如生辰纲是假的,第一个发现的当是晁盖等人,估计在狼多肉少的情况下,在劫案中担任打杂的白胜同学不可能分到“一包金银”。

第三是押送生辰纲的消息是何人泄密?这个问题从水浒中找答案有点复杂。蔡夫人与梁中书商量送生辰纲的时间为五月端午,即五月初五,而蔡京的生日为六月十五。梁中书这样回答蔡夫人的问题:“一个月之前,干人都关领去了。现今九分齐备,数日之间,也待打点停当,差人起程。只是一件,在此踌躇”。梁中书动员部属大肆收买礼物玩器,这说明梁中书为老丈人送生辰纲的事儿,4月份就已传开了。但是有何人押运,走那条道?五月初的时候还没有确定,其具体路线是杨志在启程的前两天,即五月中旬定下的。这可以从劫案发生的时间推算出来:劫案发生在六月初四,杨志等人在路上先按照正常出行规律晓行夜宿走了五七日,之后在人烟稀少山路上,又反规律走了十四五日。由此推算,杨志从大名府出发的日期应为二十天前,即五月十四日左右,由此推算杨志向梁中书汇报具体路程的日期应该在五月十二左右。

而看七星聚义的具体情节,似乎公孙胜有未知先卜的特异功能。五月初刘唐到东溪村向晁盖透露生辰纲信息,当时吴用说“且住,他生辰是六月十五日,如今却是五月出头,尚有四五十日”。两天后,吴用动员阮氏三雄来到东溪村,六人正在商量,公孙胜也适时出现了。当吴用准备安排刘唐当晚去探听路程时,公孙胜却说“这一事不须去了。贫道已打听,知他来的路数了,只是黄泥冈大路上来”。而此时无论如何也没有到五月十二日,杨志并未向梁中书汇报押运路线,公孙胜哪里来的消息?

退一步讲,即使梁中书府中有公孙胜的密探,但是从大名府到黄泥冈不远的东溪村的还有很长的路(杨志等挑着担子走了二十天的路程),除非密探给公孙胜及时打了电话,否则公孙胜也不可能知道杨志路过黄泥冈。因此,黄泥冈泄密之事只能是公孙胜等人的未卜先知,或者是施耐庵的笔误所致。

第四智取生辰纲真的没有漏洞吗?吴用设计,晁盖听了大喜,攧着脚道:“好妙计!不枉了称你做智多星!果然赛过诸葛亮!好计策!”。当时晁盖对吴用大大夸奖,简直把他比作诸葛亮。其实,吴用此计纰漏多多。 至少有两点纰漏昭然若揭:其一,用人考虑不周全。比如,刘唐鬓角有块大朱砂记,当杨志发现有人在松林里探头探脑时,刘唐第一个拿着朴刀冲了出来。现在长的光光净净的蟊贼的都知道找个面具伪装一下,刘唐有这个明显标志,吴用为何不让刘唐戴顶草帽遮掩一下呢?白胜家就在黄泥冈东十里路的安乐村,吴用却用这个容易暴露身份的人参与行动,不被网式排查群众举报出来才是怪事?

其二,人员行踪不机密。六月初三,晁盖等人就提前在黄泥冈等候了,大夏天的他们不在山高林密的黄泥冈猫一晚上,而是采取住旅店的方式,且住在黄泥冈附近的王家客店,虽没有留下身份证号码,但是也留下不少蛛丝马迹,比如,晁盖、濠州、贩枣、7个客户等信息。果不其然,后来黄泥冈大案的线索就是从这找到的。抢劫后,晁盖等人又大摇大摆,去了白胜家里分赃。这个环节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试想想,安乐村一下子来了七个陌生人,能不引起别人的猜疑吗?

不过,这也不能怪施耐庵,古人只学四书五经,学圣人之道什么的,天文地理属于“旁门左类”,不被人重视,一般只有搞军事的才去研究地理。

所以,施耐庵弄错了地理位置,情有可原。来看看施耐庵犯了那些常识性的错误吧,这里随便挑几个。


错误一,戴宗是个路痴。延安治癫疯哪家好>

戴宗,人称神行太保,脚上绑四个铁块,念几遍咒语,就能贴地飞行了,速度大约100迈,一天差不多可以跑800里。因为跑得快,所以戴宗的主要任务就是送快递,他是北宋快递行业的领跑者,没人跑得过他。

不过,戴宗虽然跑得快,但方向感似乎并不怎么好,经常南辕北辙,乱跑一气,瞎耽误事。

且说宋江上梁山之后,公孙胜嗅到一山不容二虎味道,他不想介入高层权力争斗,便以想念老娘为由,离开了梁山,回到了老家天津蓟县。

过了一段日子,宋江忽地想起了牛鼻子老道,他身边不乏冲锋陷阵的、出谋划策的,但唯独缺少一个呼风唤雨的,于是,宋江便派戴宗去天津一趟,把公孙胜给请回来。


戴宗接到任务之后,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可他不往北走,反倒一直往东疾奔,一连跑了三日,越跑越偏离路线,最后到达了沂水县,好在戴宗总算没白跑,他顺道收了杨林为小弟,还带回来不少弟兄。

不过,作为大宋第一快递小哥,戴宗居然是个路盲,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戴宗犯迷糊不是一次。

还有一次,宋江题反诗,被捕入狱之后,戴宗被知府派往开封送信,从江西九江出发,目的地是河南开封,可戴宗一路疾奔,居然鬼使神差地跑过了界,跑到山东梁山泊了,这也难为戴宗了,那时候没有导航,只能凭直觉,所以跑错路实属正常。


错误二,生辰纲离奇的押送路线。

智取生辰纲是《水浒传》最扣人心弦的桥段,晁盖一伙与杨志斗智斗勇着实精彩,但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杨志是个大傻子,他选择的押送路线令人错愕无语。

生辰纲是从大名府(河北大名县),押送到东京(河南开封),可杨志制定的路线着实令人费解:

二龙山、桃花山和赤松林都在山东青州境内,黄泥冈在山东巨野县,都属于山东地界,可从河北去往河南,只需一路向南直行就可以了,走官道相对安全一点,可杨志非要绕一大圈子,带着惹眼的生辰纲绕到山东贼窝晃荡了一圈,这不是成心送货上门的吗?


也难怪生辰纲丢了之后,大家伙把罪责都推到了杨志身上,说他与贼人内外勾结,劫走了生辰纲,杨志确实可疑啊!

不过,别说杨志是个路痴,晁盖一伙也强不到哪儿去,吴用等人劫了生辰纲,要去住旅店,伙计问他:“客官从哪里来?”

吴用回道:“俺们姓李,从濠州来贩枣子,去东京卖。”

吴用妄称智多星,从安徽贩枣子,去往河南卖,那你们来到山东干嘛呀,何况你满口山东老乡口音,谁听不出来呀!好在伙计就随口一问,并没细想,要是遇到了谨慎的官差,他们就麻烦大了。

主要原因应该是洪水期黄河泛滥使百姓流离失所,庄稼减产粮食断绝导致途中盗贼又多,所以杨志选择绕道走!

我们来看一个自西汉至北宋时期,黄河决口改道的年数资料:两汉:公元前206年至公元220年间为15年。魏晋南北朝:公元220年至589年间为9年。隋唐五代:公元581年至960年间为39年。北宋:公元960年至1127年间为66年。从以上的资料不难看出,北宋一朝黄河泛滥的年份,几乎是以往七百多年的总和!

历代黄河故道北宋期间,黄河的灾害大大超越前代,由于北宋的京城开封就处于黄河下游,所以历代北宋皇帝对黄河水患的治理都尽心尽力。宋仁宗景祐元年,公元1034年,黄河在澶州(河南濮阳)横陇埽决口后形成了新的河道。宋朝人称为“横陇故道”。

欧阳修有记载说“横陇既决,水流就下,十余年间,河未为患”。这条河道,穿过河南之后,从东北方山东入海了。一开始这条新的河道还算顺畅,然而黄河泥沙居多,若不勤于疏通,不久河道就会淤塞。果然七年之后,也就是宋仁宗庆历八年,公元1041年,黄河又从澶州商胡埽决口。这次决口后,黄河水一路向北而去了。又过了十年,公元1051年,向北流的黄河再次决口。

第二年,新冲出的河道淤塞不畅,又有重新决堤改道的风险。这时候宋仁宗还在位,他召集群臣商议治河之策。是顺其自然让黄河往北流呢,还是恢复到原来的横陇故道让黄河往东流。当时的河北转运使李仲昌提议堵塞商胡北流河道,回复横陇故道。不过这提议遭到了欧阳修的反对。他认为横陇故道已经淤塞20多年,这条河道难以恢复。然而,恢复横陇故道的建议却被宋仁宗采纳。实施的结果正如欧阳修所料,引黄河水入横陇故道的当晚,即由于水流宣泄不及而决口,河北数千里地一片汪洋,人民死伤无数。横陇故道的回复以失败而告终。此后的英宗、神宗、哲宗三朝,关于北流还是东流之争一直不断。堵了决、决了修,反复进行。

一条黄河,搞得北宋政府心力交瘁,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黄河水在北宋最后一次回复成东流不到五年,再一次决堤。洪水滔滔,重新冲出一条河道,向北而去。从此之后一直到北宋灭亡,黄河的河道再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公元1117年,北流的黄河水在河北境内多地大决口,淹死一百多万人。这正是政和八年,宋徽宗在位的时候。黄河水决口之地,滔滔洪水过后,泥沙淤积,土地变得贫瘠且盐碱化,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黄泛区。黄泛区百姓流离失所,庄稼减产粮食断绝,重庆看癫痫病的医院赤地千里,这时候盗贼能不蜂拥而起吗?大名府到开封的中间这地段,终北宋一朝,一直是黄泛区。

由此推测,杨志从山东走远路,正是为了绕开这一两百公里的黄泛区!首先,蔡京的生日是农历六月十五,正是北方雨季发洪水的季节,这时候带着沉重的财货从黄泛区过,一旦决口遇到洪水,在千里平原上没有可躲避的高地,连人带财物都会被冲得无影无踪。再者,杨志也说过“途中盗贼又多”,而这片黄泛区更是重灾区,带着十万贯财货从这里过路,还不是往枪口上撞嘛!综合这两点,杨志选择了绕路走。

《水浒传》作者对地名、方位,混淆是很多的。

鲁智深在五台山醉打山门后,智真长老修书让他去开封大相国寺。鲁智深带着书信,从黄河乘船顺流而下,却越过开封,去了山东桃花山,演绎了“拳打小霸王周通”,又去了二龙山聚义。

山东的”桃花山、和二龙山“在哪里?也是作者虚构出来的。

同样,《水浒传》里还有登州府打老虎的猎户解珍、解宝兄弟。引出了孙新、孙立、顾大嫂一系列人物,和发生的故事。

其实在登州府——现在的蓬莱城在海边上。周围没有山,更不会有老虎、也不会像京剧《锁麟囊》的发洪水的。

这些都是作家们演义出来的!

在《水浒传》中,存在不少地理常识性问题让人难以理解,例如神行太保戴宗,从江州(今江西九江)去东京(今河南开封)送信,结果途中却路过了山东梁山,整整多饶了一大圈;再比如,杨志押送生辰纲从河北大名府(今河北大名县)出发前往东京汴梁(今河南开封)给蔡太师祝寿,按理说直接一直往南走,沿着大名府-濮阳-京畿路-开封府一线就可以抵达,却鬼使神差的在山东郓城县黄泥冈被劫了,很不符合常理。那么为什么《水浒传》中会出现如此多的地理常识性错误呢?

施耐庵,江苏兴化人,生活在元末明初。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人口流动性较小,人们生活的圈子也比较受限,加上当时地图和地理著作的缺乏和讹传,导致不少人对地理位置的认识不够准确。对于施耐庵这种常年生活在南方的文人而言,大名府、郓城县、汴梁城这些北方城市可能只停留在听说过名称,根本没有实际去过,对它们方位的了解只能通过少数记载和人们的口口相传,每个城市之间的路线走向也只能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进行规划。因此,难免会出现一些常识性错误。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凡是小说中出现地理常识性错误的地方都与山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例如戴宗从九江前往开封送信,路过梁山,与山东有关;杨志从大名前往开封,路过郓城县,与山东有关;武松从沧州回清河县,路过景阳冈,与山东有关。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现象,原因在于《水浒传》主角们的大本营就在山东范围内,当然要与山东发生更多的关联才能让各位主角大咖登场亮相,小说的故事情节才能够得以推动。在作者看来,山东就是《水浒传》的宇宙中心,不管您从那个地方到哪个地方,都得经过山东才行。

小说《水浒传》描写的是北宋徽宗时期,距今大概已经有近一千年的历史。所谓沧海桑田,在这一千年的时间里,不少地形地貌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是一马平川的大路,在北宋时期很可能就是一片沼泽或者一片山林。因此,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待古人的行走路线。古代交通不便,官路只有很少的几条,其余都是乡间小路,杂草丛生,并不像现在那样各种高速路、国道交错纵横。现在我们想从大名前往开封,只需直接南下便可,但在宋朝,保不齐就得通过山东绕路才行。

不少我们看似出现的地理错误,很可能是当事人的刻意安排。以杨志押送生辰纲为例,毕竟这是梁中书送给蔡太师的私人礼物,算是一种变相的贿赂,并不是一种光明正大的行为,如果走官路,很可能被朝廷发觉,进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杨志绕路山东走小路很可能源自梁中书的授意,为了避免官府的查缉,事情败露而惹祸上身。从这个角度来看,杨志的绕路行为就可以理解了。

关注传统文化,解读经典名著,我是三夢遊水,欢迎与我交流讨论,一起成长~

还真有可能,那时的黄河给鲁西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湖泊水泽,要不怎么有八百里水泊梁山,虽然夸张,但也不是胡扯。华北平原地势低洼,是黄河带来的黄土泥沙一点点给填起来的。宋朝时这一片还真不是宜居之地,荒山野地众多,官道小镇寥寥无几倒是泰山以南,属大汶河流域,地势稍高,受黄河影响不大,几千年前就有大汶口文化,人烟在鲁西南也是随着黄河河道近代的逐渐定型慢慢开花散叶的。

你能认真读,发现错误,为你点赞。

但地理错误在水浒传中有许多,有的是作者故意为之,完全为了故事情节的需要,而有的就是作者的失误了,要知道地域沿革是很复杂的事情,在古代更是如此,缺乏足够的资料及消息流转,造成错误在所难免,就是今天的导航路线也可以出现好几条,就是绕弯一下也可以理解。

一本优秀的书籍不应该纠结一些小错误,让自己浪费时间,从而对整本书产生否定,觉得其不严谨,遑论名著。

你要知道它是一部小说,小说来源于实际而又升华,所以我们何必按图索骥呢?地名与人名非得与实际对照,对于小说来讲实在冤枉。

书中有很多精华,如文笔,结构,权谋等,这些才是吸引人,几百年人们津津乐道,受欢迎的原因所在啊,如果盯着缺点,不就成了买椟还珠了吗?

上一篇: 繁花落尽时 -

下一篇: 重拾什么作文文学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qylo.com  幼儿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