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第六章 大闯-

来源:幼儿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你的援手是不会来的。第一,我杀了养养,使得梁癫饶不了蔡狂,现在敢情在‘风火海’拼命。第二,你们最强的助援铁手,他去‘久久饭店’找我,但难免撞上失去了心上人的李国花,纵他摆平得了大相公,也得要去‘人生自古谁无死棺材店’救李镜花,待他赶回上来时,七分半楼早已改朝换代,轮不到他来说话了。”
然后她志得意满,喜孜孜地道:“怎么?我攻心为上,到现在,还未曾跟你们交战,但你们那么多人,那么多位高人,那么多江湖上的老手,却都给我一手打散了,我厉害吧?”
“对了,”唐仇似记起来般的,“你的另外两位部属,宋国旗守在倒冲瀑,余国情守在四分半坛,他们没接到警示,不会赶来;青花四怒当然也不会向他们发出任何警示:直至我收拾了你们之后,我会亲自一一给他们‘警示’的了。”
她美美地笑起来,充满自信的说:“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一个人就可以瓦解你们、解决你们了。”
她踌躇满志:“我根本不必赵好、屠晚、燕赵来帮忙。我一个,抵得上一支大军。”
凤姑提醒她:“可是,我和杜会主仍然活着,你还没有解决我们,你不一定能解决我们。”
唐仇啧啧叹道:“你们还有抵抗力吗?你们的武功,本就不如我,而且我会用毒!更何况,你们两人都伤透了心,已经是个活死人了。”
她的话没有错。
凤姑知道她说的胸有成竹,因为她是对的。
杜怒福新丧爱妻。
她发现他的白发几乎一瞥看去都有遽增,而且,他看来平静,但心口的毒瘤可能已然催发,以致他的两腋,已渗出了大量的血水。
而她自己,也是个伤心人。
──唐仇果然够毒。
她知道摧毁一个人的战志,要比以武力去打败一个人来得更有效。
凤姑微喟。
──与其束手待毙,不如背水一战。
她的心虽请问一下癫痫发作怎么处理?已伤透,但她的斗志未死:
她还有:凤尾镖、麻雀神指和凤凰三点头。
她决意一战。
杜怒福也决心一战。
他也伤透了心,爱妻新丧,而老部下却在此时出卖了他。
可是也因为这样,他重新燃烧战志。
──必杀唐仇,为妻报仇。
对付部属的叛离,他倒没有报复之心。
人各有志。
他虽然已感觉到胸口的恶瘤正在迅速恶化,但他仍得要打起精神一战。
──就算万一报不了仇,也得让一直都帮着自己的凤姑得以逃生。
他毕竟是青花会的老会主。
他还有看家法宝:
嫁拳、娶掌、自妻妻人神功。
两人都准备背城一战。
决一死战。
然而两人又同时现了一件事:
他们已然中毒。
毒力许或还很轻微,但只要一动武,不能用内力护住心脉,毒力就会迅速蔓延,再难支撑。动武时间愈长,毒力便愈难控制。
现在他们终于明白,这小女孩何以敢那么嚣狂,那么笃定了。
因为对方已胜券在握。
唐仇似也看得出杜怒福和凤姑的惊疑。
“我在养养的尸身上下了毒。薄毒,我不下太烈性的毒药,因生怕像铁手,老杜和你这样的高手瞧破。我只要淡淡的、薄薄的、一点点的足够把你们的功力大打折扣的毒力就好了。”唐仇清亮地笑道,“这毒就叫做‘失觉’,它毒性不烈,也不难驱除,但就算是一流辨毒高手,也一样会被它骗瞒了过去;只要中了毒,你们发现的时候,已来不及驱毒了。是不是?就像现在,你们的情形!”
杜怒福怒道:“你……你身为‘四大凶徒’之一,也算是名动天下,用这等卑鄙手段,未免胜之不武。”
凤姑平静地劝道:“罢了,杜会主,正邪之间互斗,正道总是敌不过邪派,主要便是因为邪魔外道,无所不用其极,赶尽杀绝,不择手段四川治癫痫#!好医院,而正道则太多顾忌、太多顾虑、太讲究此可为孰不可为也,所以难免吃尽了亏、落尽下风。”


杜怒福点点头。
他虽中了毒,但仍可聚合余力,全力一搏。
唐仇忽道:“胡说八道,莫此为甚。”
且一脸鄙夷之色。
凤姑哂然道:“毒你是够毒的了,但理你是无理。”
唐仇冷笑道:“真正够毒的人,根本就不会知道自己是无理的。你们身以为正人君子,以儒侠自居,老是举孔圣人为良例,那么对你们开山祖师孔老夫子的夹谷之会,凛然无惧退敌而感到自豪吧?但齐国国君只不过是请来部落的舞者在鲁国君面前演出,便给孔圣斥为野蛮,当时斥退。齐国国君再请优倡作较轻松的表演,只因为没跳隆重而无趣的所谓宫廷舞曲、正统乐谱,便给孔子立下令卫士把一干无辜舞者砍手断足,吓得齐国忙把土地割让给鲁国。这算什么君子之风?也不是恃势行威而已!那些无辜的舞者,竟遇上一个毫不风趣的假仁假义伪君子!孔丘曾在摄相事时,把跟他齐名的大学问家少正卯处死,所列的罪名竟是对方学问渊博记忆好,但所知的尽是丑恶的事,以及指他居心险恶、迎合人意等等!他算是什么大学问家,只有他说没有别人说的话!其实,我们的手段,都是跟孔圣学的。他开了诬陷、暗算之风,真是百代至圣先师!”
凤姑和杜怒福面对这看来才双十年华的小女孩,心中有比中毒更巨的惊诧。
──这小女孩虽然想法偏颇,但倒绝非不学无术之徒!
只听唐仇又道:“我们懂得阿谀奉承、诌媚主上,但有谁比你们儒家大师先祖叔孙通?他在汉高祖得天下后,根据周礼订出了一大堆趴在地下、人人像狗一样惶恐、乌龟一样缩头才能觐见天子的礼节,好让日后的皇帝不再促膝平坐,而大摇大摆,高高在上,任意宰割鱼肉满朝文武百官!你们的经学大师董仲舒,把其他学说贵阳专看癫痫医院全定为邪说妖言,并订明凡不在五经之内的著作,不是孔丘所传的书,都得一律禁绝,不许流传。孔子传下来的是什么书?尚书只是古代帝王的琐碎文告、无聊宣言,礼记只要人安份守己,守一切不必要的礼,例如死了父母得要三年不许任事、不许开心。易经是部神怪玄异的书,所以人人都看不懂而又可以说只有他才懂。诗经的好诗都给你们的圣人剔除了,剩下的全得要冠上肃穆庄严的诠释。春秋则任意曲解和抹杀帝王贵族的罪行,却说是隐恶扬善,不信不实,算啥历史?这五部书,读到今天,还是在读,一味专研注释,牵强附会,已再没有其他的书。”
杜怒福忍不住道:“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太偏激了。”
凤姑眼中却流露欣赏之色:“你很敢说话,想法也很新,但历朝以来,儒家侠士,总代表了正义的力量,像东汉太学生,以清正的力量,制肘宦官横行霸道,不惜以身殉之,不亦可贵吗?”
唐仇笑了。
带着薄怒。
“这就是你们所津津乐道的儒侠烈事了吧?东汉的士大夫、太学生,也一样跟外戚贵侯联结,同流合污;宦官虽然霸道,但士大夫何尝不是一样:山阳郡督察张俭,路上遇上宦官侯贤的母亲,诬指她是强盗,杀了她,同时又杀侯贤全家百余口。皇帝下令大赦,李膺照样杀掉张成的儿子,只因为他父亲是宦官密友。司隶校尉阳球,靠娶宦官的女儿而起家,曾奴隶一般主动巴结服侍宦官王萌,但在他得势之后,亲自逮捕并刑审王萌父子,王萌只求他怜其父年老,让他们少受苦痛,处死便是,阳球就下令以泥土塞住王萌的口,将二人活生生拷掠至死。真是好个读书人、士大夫!还有济北相滕延,收捕宦官殷*时,连其仆婢宾客都一概杀尽,跟所谓万恶宦官、残毒外戚,岂非一丘之貉?还有士大夫头领袁绍,率兵攻入皇宫,对宦官进行灭种屠杀,就算平常行善积德,或不问政事者,一样死无全尸,连同长安城中较年长而无留发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者,也疑是宦官,同死刀下。他们这样闹法,终于只把杀人魔王董卓引入了洛阳来,天下从此大乱。宦官也不见得尽是坏人吧?他们从小就受了腐刑,在险恶宫延生存保险,何其不易,何况他们也出了人材,如是不是宦官蔡伦造纸,今天你们下令还得刻竹片呢!你们自己斗不过人便是斗不过,少说什么正道不用卑鄙手段才输人,邪道还不及你们会充君子扣帽子压老子哩!”


杜怒福听罢长喟道:“唐仇,你聪明过人,记心又好,若肯往正途勇进,定必前程光明。这几句话,是由衷之言,跟杀我不杀,全然无关。”
唐仇却冷着脸道:“你真的听不懂我的话?”
杜怒福道:“怎么?”
唐仇道:“我这意思是:我根本就瞧不起你们所谓‘正道’的,我看到为什么正道没有光明可言,又何必往什么正路上走!”
然后她说:“我来这世上走一趟,只求大闯特闯,大闯一番便走──才不管什么正道邪道、有道无道!”
话刚刚说完,她就听到了一种声音:
鼓声、歌声、跳舞声。
正当她脸色倏变之际,她又听到了另一种声音:
那是大开大阖大闯阵的杀声。
唐仇脸上惊疑不定之际,杜怒福和凤姑也同样惊疑。
就在这时候,就听见有人说:
“得些好意须回手,仇儿,够了吧,你既然已拿到金梅瓶,只要偷掉大快人参了,你就履行诺言,把人放了,撤了吧。”
山腰杀声依然大作。
说话的人正在斜楼之顶。
依着斜阳。
一共四人,像四只鹤。
一个领袖,三个护法。
说话的人淡定、温和。虽然语音是激动而激情的。
说话的人是:
长孙光明。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qylo.com  幼儿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