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红歆尘泥・四,小姨来啦-

来源:幼儿故事网   时间: 2021-04-05

    二女孩儿紧赶慢赶,到那家公司时仍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
    挂着“亿才工贸公司”大黑牌的门口,一个保安拦住了她们:“请问找谁?”,“面试”,“面试?有通知书吗?”保安旁边的中年妇女浮起笑容,和蔼可亲的说:“我们都发面试通知书的,实在是人太多,对不起;有的话,请出示!麻烦二位了。”
    王燕掏出了通知书递过去,妇人看了看,还给她:“请进,你呢?”
    “我是陪她来的。”丽儿突然感到不舒服,但仍礼貌的说:“我不进去,在外面等她行吗?”,“哦,你一起去吧,没关系的。呶,你们直接进那间会客室,稍等等就可以了,去吧,祝你们成功。”
    十分宽泛的会客室,果然坐着许多年轻男女。
    看样子,面试已进行了好一会儿,许多空的显然是用过的纸杯东倒西歪的蹲着;应聘者或气宇昂扬志在必得,或低头沉思默然静寂……
    王燕拉着丽儿找一空位坐下,这种茫茫然等候着命运宣判的气氛实在太压抑,二女孩儿相对苦笑笑,将手指与手指扣在了一起。
    手机响遏行云,丽儿忙摸出来调到震荡,再一捺:“丽儿,别忘了,肯德基万岁!”,“谁的?”王燕见丽儿自顾自的晒笑,轻轻推她一下:“傻样!”,“莉莉的。”
    话一出口,丽儿立刻感到后悔,这种请客的话怎能给王燕讲呢?莉莉可没说请王燕啊,真是的。
    “你好,请问你是哪里?”
    身边一个女孩儿压低了声音接手机:“哦,我现在,现在我在家里。我明天一早来行不行?九点正行不行?哦,哦,我看嘛,我在A区坐,现在走恐怕来不及了。你们是几点下班?哦,嗯,嗯,好的好的,我一定准时到。”
    一个头发理得一丝不苟,挟着一个黑提包外表严肃的男孩子,也摸出了手机,凑到自己嘴巴边,弯下了身子:“是,是呀,是我!你哪里嘛?哦,你好你好你好,嗯,我明天一早来行不?现在我在单位上班,走不脱,很烦的。好的好的,谢谢,明天一早见,拜!”
    丽儿唇上绽开了理解的笑意:遍洒简历,广种薄收,攀着这山,望着那峰,现在的哥们姐们哪,个个眼观六路,人人耳听八方,都是给这社会逼的。
    清洁女工进来打扫清洁,默默的忙忙碌碌,倾刻间,桌子上的空纸杯和地上的纸屑一扫而光,翻成一团乱云的报纸重新被理顺夹好放回报架,会客室干净整洁了许多。
    那个中年妇女拿着名单进来,被喊到名字的应聘者一个个走进隔壁,不久,又一个个出来散去。终于王燕进去了,结果不到十分钟又出来。
    “嗯?”丽儿用眼色追问着她
    “有戏吗?”,王燕摇摇头,忐忑不安的转动着眼珠,伸出手来拉丽儿:“咱俩走吧。”
    “你进去吧。”中年妇女微笑着指指丽儿。
    丽儿奇怪的望望王燕,再望望她:“你喊我?”,“进去吧,勇敢些。”中年妇女居然还在鼓励她:“即然来了,机会就不可错过,不是吗?”
    “哦,当然!”丽儿站起来,走进了隔壁。大约一小时后,丽儿出来了,带着似笑非笑的笑靥,一挽王燕:“走吧,等久了。”
    “谈了这么久,你可能得行,我没戏的。”王燕恹恹的踢着路上的小石子。
    “个黑眼镜老总,一上来就问为什么不接受高等教育?什么是市场?什么是价格?唉,我怎么懂得这些呀?再说,我应聘的是文员,文员需得着懂这些?我看纯粹是吃饱了找茬。”
    丽儿望望闺密,实在不好说她。
    想想,只好宽她心:“也不一定就不行,刚才,黑眼镜老总还特地问你的情况哩。”,“是吗?你怎么说?”王燕抬起了头,拉拉闺密胳膊:“你是怎么说的?”
 中医治疗癫痫病效果   “反正说你的好呗!而且,看见他在你的简历上打了个勾勾。”
    大约王燕也知道丽儿是宽自己的心,苦笑笑:“唉,但愿吧,现在,我们到哪儿去玩?”,“快,听!”丽儿将MP5的一只耳机飞快塞进她右耳:“马健涛,我最喜欢听的。”
    “哒拉哒拉哒拉哒哒哒哒拉拉拉……/春天到了百花开放来到去年夏天住过神仙/我们曾经许过心愿的地方/一年不见这里已悄悄变了样/打开车窗沿途风景怎么能错过/怎么能错过/风景很美你却不在了/我记得你曾经说过说我像一个傻瓜/没有烦恼也很快乐/”
    “哒拉哒拉哒拉哒哒哒哒拉拉拉……”,少女的心,秋天的云,一日多变。丽儿和王燕高兴的挽着手,边走边随着耳机里的歌声哼哼着,刚才的烦闷与不快都抛到了爪畦国去啦。
    不提防有人在她们侧面大喝一声:“小孩子,盯到!”
    丽儿浑身一机灵,扭头一瞧,一个尖勾鼻子的小女孩儿,正鬼头鬼脑的拉住自己的小拎包,右手已伸了进去。丽儿吓得哇的一声尖叫:“你干什么?”
    小女孩儿放了拎包就跑,飞快的混进人群中就不见了。
    “快看快看,掉什么没有?”王燕着急的取下耳机:“快看呀。”
    丽儿用手猛力��着自己的脸蛋,胸口起伏着:“妈妈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路人都笑了起来,一位老婆婆走过来指指点点的:“姑娘,谁叫你们那么大意?这些外地小娃娃到处都是,昨天我亲眼看到一个男的被摸。”
    “哎呀,妈,走嘛,话多,关你屁事。”一中年男子不耐烦的拉拉她,一脸的厌烦:“你是公安局的?”
    “还好,没丢什么。”丽儿翻腾一阵子自己的小拎包,抬起头吁了口气。一只手伸过来拍拍她肩头:“美女,到哪儿去?哟,燕儿也在呀。”
    是谢洪。
    王燕高兴的说:“怎么是你呀?瞧你那小鼻子小脸单眼皮模样,还没睡醒呢?”,“说到哪里去啦,都什么时候啦?”
    “我就瞧你很少睡醒过,还嘴硬?”丽儿瞟瞟他:“昨晚上你好英雄啊,搅乱了一场舞会。”,“谢惠与你扯皮没有?你妹妹是好心,要理解她的。”
    王燕说着有些伤感:“如果不是太缺钱用,她不会如此的,唉!”
    “背着我呀,丢人现眼。如果给我明说,我还好受些。”
     丽儿笑一声:“给你明说?给你明说了你又有什么办法?还拦得住她?有本事你这个当哥哥的,去挣钱呀?去付你他*的住院费啊,牛高马大的站起这么一大坨,就只有本事打女人,哼!”
    谢洪一时尴尬万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燕心疼了,忙说:“不要紧的,现在困难,不代表以后就无法扭转,只要自己努力奋斗。不过,无论如何再也不能打妹妹了,啊?”
    丽儿瞅瞅王燕,扭过头去。
    王燕喜欢谢洪,这她早知道。
    可丽儿为此很不以为然:谢洪有什么好?油头滑嘴的,家里这么困难,找工作碰几次壁后,就赖在屋子里不敢出去了,还好意思指责自己的妹妹,真不要脸。
    “你再乱伸出你那狗爪爪打人试试?瞧我和燕儿怎样整治你。”丽儿瞪起可爱的大眼睛警告他,说:“我们下得了手的,不打你个三等��废不罢休的。”
    谢洪斜睨着咬牙切齿跺脚瞪眼的丽儿,竟笑了起来:“要得,我就让你俩打,反正这穷日子我也早烦了。早死早投胎,二世投到有钱人家里当少爷去。”
    王燕就瞅瞅心中的白马王子,有点酸酸的:“唉,年轻轻的,怎么想到早死早投胎哟?其实,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们乡下说的是鬼灰灰都没得辽宁有没有癫痫病专科医院点了,还少爷哩?”
    “你们乡下?这是城市。”谢洪皱巴巴着眉头:“话不投机半句多,算了,不和你说了,纯农民伯伯一个。”
    丽儿啐他道:“你是城市人?你连人家半点指头都不如。王燕,我们走!”,王燕不动步,瞅着谢洪问:“你还没吃饭吧?快六点了。”
    丽儿突然记起莉莉,便顺水推舟:“算你福气好,遇到了我们燕儿,我不担误你们了,去吃饭吧,我先走了。”,王燕感激的望闺密一眼:“丽儿,你真好。”
    “记得来电话,有事Q我哦。”丽儿笑眯眯的扬扬手,不放心的叮嘱道:“来了通知告诉我呀。”,“你也一样,拜拜!”,“拜拜!”
    眼看着王燕拉着谢洪走远了,丽儿才转身向肯德基赶去。
    说实话,丽儿一点不喜欢肯德基,这主要得益于小学教师老爸自小的教悔。爱国的小学教师一有空就对女儿耳提面命,在唠叨声中丽儿不知不觉胸部丰挺,面若姚红。
    小学教师就聪明地将不吃肯德基与油炸食物和美容联系起来。
    爱美的丽儿历来对老爸奉若神明,进了大学后更是视野顿开,虽也觉得小学教师的逻辑有些可疑,但油炸食物吃多了确实不好,地球人都知道哩,慢慢地,丽儿就与肯德基基本绝了缘。
     “莉莉!”
     “丽儿!”
    莉莉穿得格外青春,两只单眼皮眼中漾溢着快乐的笑靥:“怎么现在才来?我都等了好一阵啦。”,“刚理了头发”丽儿顺手将自己的秀发一挽:“你今天看起来真漂亮。”
    听到夸奖,莉莉笑得更甜:“来,我介绍介绍,我朋友,王军;这是我的死党丽儿。”
    一个高挺的小伙子微微笑站起来,礼貌的伸出手:“你好!”,丽儿也点头致意:“你好!”
    瞧着莉莉幸福得晕头转向的样子,丽儿感到不爽,不是说请我吗?怎么拉我来当电灯泡呵?无奈已经来了,只好强压下心头的不快,与莉莉和他的男朋友有说有笑起来,时间倒是混得很快。
     那莉莉大约已是第N次约会了,一会儿拿着一块大鸡肋撒娇:“帮我把面上油炸的皮子撕掉,我只吃里面鸡肉。”
    男友就笑呵呵的接过细心的撕去皮子,再把骨头一一取出后,递给莉莉。
     一会儿又缠着他把汉堡包的沙拉取出,全部放进自己的盘子:“那面包块你吃,我就喜欢吃这沙拉,你有没有意见呀?”
    男友当然一迭声的说没有没有,一面拿起自己的汉堡包,仔仔细细的悉数挑出,递到她盘中……
    丽儿脸上陪着笑,心中却腻味不已,哟,莉莉今天要露一手呀?小把戏,臭美!她觉得挺滑稽的,在我面前炫耀什么?真是小姑娘呢。
    丽儿早查觉到她男友的眼光偷偷的瞟着自己,可莉莉却还在自顾自的穷高兴。
    唉,这女孩儿要是真跌进了爱情的陷坑,傻不拉叽的,真没办法。
    莉莉上洗手间的空隙,那男友递过来一张名片:“丽儿,闻名不如见面,我可早听说你的大名了,有时间过来K歌玩儿。”
    丽儿拿起名片看看“炫·工作室·经理·王军。”,不禁扬扬眉:“哦,炫·工作室,就是你开的?”
    炫·工作室,专做欧式小资家庭装修设计,理念先进,用料时尚,并且收费比较合理。在家装界首先推出“先装修,后付钱”服务,在本市年轻群体中小有名气。
    王军点点头:“就是在下,皇后娘娘,有什么圣旨吧?没有?没事儿!没事,闲着也是闲着。你今天到亿才工贸面试得怎么样?自我感觉有子吗?”
    丽儿睁大眼睛:“你怎么知道的?”衡水羊羔疯早期如何治疗>     王军笑:“总经理是我大伯,我当时就在总经理室小屋子里。”,“躲在小屋子干什么?”丽儿更感奇怪:“你偷听还是在偷窥呀?”
    “大伯说我与来应聘的年轻人同年,能更好的知道年轻人的心理,所以……”
    莉莉回来了,正好听见这后一句:“什么心理呀?”,一面接过男友递来的软纸揩揩手:“什么心理?说说看。”
    “丽儿后天要上班了,当官呢。”,“真的?什么单位?”莉莉十分高兴:“还是丽儿行呵,想上班就上班,还当官,比我们强哦。”
    王军笑笑转向丽儿:“明天就会通知你的,行政部副主任,王主任好!以后见了面,别不理我们这些打工崽哟。”
    丽儿瞅瞅他,一本正经,不像是玩笑,便也随口答道:“行啊,咱要真是当上主任,就把你收为死党。”,想想,再问:“哦,和我一起去的还有一个女孩子呢?一起上班吗?”
    “还有一个女孩儿?是不是叫王燕?”
    “对,王燕,燕儿,我们也是死党。”
    “淘汰了”
    “为什么?”
    虽然不出自己的意外,丽儿总还忍耐不住:“燕儿很能干的,为什么?”,“学历太低,再说,再说。”王军瞟瞟莉莉,有些吞吞吐吐的:“就是人太多了。”
    丽儿看看他,知道他没说出来的话意。随即有些愤愤不平:这算是什么?是选美还是选媳妇?姿色不出众,谁也不怨得,如今这市道呀,哼哼,整一个色狼在世。
    “她被淘汰了,我也不会去的。”丽儿淡淡道:“莉莉,平时工作忙不忙?几时休息呢?”,在一旁听得怔忡不解的莉莉,眨巴着眼睛回答:“星期天休息,物流公司嘛,是这样的,闲是闲,忙时忙,哎,将就着吧。现在有工资有奖金的,算不错了。”
   “亿才工贸是双休日哟,很规范化的。”王军端起剩余的可乐,一饮而尽:“机会难得。”
    “什么亿才工贸?什么机会难得?”莉莉大眼瞪小眼,看样子,完全被王军瞒在鼓中,可怜她自己还一番情深哩。
     “这就叫死党,懂吗?”丽儿茬开他的话,撬着自己的一根玉指瞧瞧红指甲:“谢谢你的肯德基,莉莉,我要告辞了。”
     丽儿回到家刚进门,就听见小姨激动的声音:“哥,你答应也罢,不答应也罢,反正就是这样了。“,“那也要问问丽儿的意见吧?总不能强迫她呵,对不对?”
     “小姨。”
    “丽儿,哟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小姨站起来,抱抱靠着鞋柜脱鞋子的丽儿:“正说你呢。”
    “说我什么呀?”丽儿脱了鞋,自顾自进了自己的小屋。
     惹得老妈在后面一迭声的唠叨:“真没礼貌,真没礼貌,回来就往自己的的小屋子一钻,现在这些女孩儿呀,真是学来学去,学转去啦。”
     小姨跟了进来,一股芳香扑鼻而至。
     小姨比丽儿,不过刚刚大了十岁。
     三十出头的小姨,爹妈死后,是由当小学教师的哥哥一手拖大的,哥妹感情很深。哥哥结婚后,小姨就搬了出去,靠着自己的的一双巧手,租个门面开了个服装小店,吃住玩一条龙的就这么着,优哉乐哉的凑和了多年。
     当哥的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多次要她搬回来住在一块,可小姨不肯。小姨不知怎的,至今仍是单身,这很让哥嫂着急。
     小姨貌美手巧且心眼活络,小店生意越来越好。小姨最终把店子盘了下来,可她店子始终只有五十个平方和二个员工。常常是员工一休息,她就抓狂,然后就跑来拉丽儿的差。咸宁儿童癫痫医院
     可奇怪的是,老爸老妈却不愿意丽儿去帮自己的的小姨。而且,总是为小姨发生争吵。只不过,尽量避着丽儿罢了。
     没说的,这次一准又是拉差来了。
     丽儿脱了外套,习惯性的往小床上一躺,拎过笔记本就点开了QQ和邮箱,查看起来。小姨拉拉凳子靠近她:“丽儿,还没有上班呀?去帮小姨几天,小姨不会亏待你的。”
     “我倒是没有什么,老爸不高兴呀。”丽儿手指在键盘上翻飞,也不看她地摇摇头:“嗯,你去找找老爸说说嘛。”,“你爸答应了的”,“我妈呢?”
    “也答应了。”
      咳咳,老妈在背后使劲儿咳嗽:“丽儿,一个女孩儿家家的,晚上在外面乱跑,也不怕出事?要早点回来,莫要爹妈担心哟。跟好人学好人,跟坏人学财神哟!”
      小姨脸色沉了下来,:“嫂子,说话不要含沙射影,不同意就算了,何必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瞧小姨说到哪儿去啦?我哪敢?我是教育我自己的孩子,也有错?我是在自己的家里,要是在别人家中,那还得了?有人正把我恨之入骨呢。”
    “谁恨你哪?谁恨你哪?神经病!”
    “你才是神经病,我看你神了十几年,还要多久才能好?”
    “哎呀,你俩别斗嘴了,要闹出去闹。”丽儿不耐烦了,踢掉脚上的鞋子,往床深处一滚:“出去闹嘛。”
    老爸进来了,眉头上嵌着一个深深的“川”字:“唉,又吵上了。这样吧,丽儿,这段时间没有上班,你去帮小姨几天忙,听见没有?”
    一家之主接着一锤定音,毫不犹豫的命令到:“明天就去,玉清,你也别呕气了,不管怎样,凡儿是自家屋子里的人,哪有自家屋不帮自家屋的道理?”
    老妈一扭身出去了,小姨忙讨好地伏下身,递过来十张百元大钞:“丽儿,先拿着。小姨新进了一批时装,你看上哪件拿那件。我们是一家人哟,明天上午十点你准时到哟。”
    钱是好东西,丽儿顺手一卷,揣在自己的枕头下,赌气似的又一滚:“不,我要明下午来。”,“好的好的,明下午,下午一点到呵。”
    "三点!”,“好的好的,好丽儿,三点就三点,我等你哟,开不得玩笑哟。”
    “哎,丽儿答应了的,就不会错,你放心吧,放心回去吧。”老爸劝着小姨:“你,唉,怎么说你呢?”
     他吃力的瞧着自己的的亲妹妹,好像不认识一般:“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吧。还是那句话,要丽儿帮忙可以,但你自己可要注意,我们是一家人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
    “哥,放心,我知道轻重的。”
    丽儿也听出了老爸话中有话,像是在警告小姨什么的。为什么?她不愿意去想,也懒得去想。她只奇怪,小姨一般不轻易到家里来,来了必引起老妈的不快。
    二个人就像狗见羊,你看不来我,我也见不惯你,每次都吵吵吵闹闹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姨走了,老爸送她出门后,久久没回来。一会儿,丽儿听见老妈在喊:“你就一个人在下面乱转?十一点都过了,你明天不上课了吗?”,没有回声。
    丽儿知道,下面是学校操场,新安装了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塑胶跑道,赤褐蓝三色,醒目好看。住在校内的老师和家属,常爱在此散步,那儿也是自己最爱去溜达的地方。
    “你不上来,我就下来。”老妈生气的说,接着,是老妈拉开门,关上门,匆匆跑下楼梯的声音。丽儿想,老爸老妈可真浪漫呵,这把年纪了还舍不得一人独处。非要在一起呢。(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qylo.com  幼儿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