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侦探林墨格之自杀迷云。_散文网

来源:幼儿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十月的伦敦,

早已被阴冷的空气笼罩。

这座被称为红色雾都的城市,

究竟蕴藏了多少风云诡谲,

我们不得而知。

然而,在距离圣保罗大教堂不远处的上霍尔本街,( 网:www.sanwen.net )

此时正流传着关于三个男子的传奇...

个人档案:【 中文名 :林墨格 英文名:Cyril (西瑞尔) 性别:男 年龄:国籍:中国 学历及社会背景:1973年毕业于伦敦某知名大学,专攻社会学及犯罪心理学,略懂法律。目前在伦敦市上霍尔本街13号独立经营一间室,经营项目包含侦探事务委托和法律顾问,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侦探... 】 “艾文(Arvin),这就是那个可以帮助我们的人,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才查到这些资料。” 赫尔曼咕噜咕噜喝完一大杯水之后说道。“嗯,下午我们就去拜访他吧!” 艾文盯着上面的照片说道,林墨格...

--- 回到三天前---

1976年10月7号下午14:33分,伦敦市警察局接到了一通报警电话,了解情况后,便安排警员驱车赶往了事发地点---戈斯韦尔路27号。抵达现场后,警方先是封锁了现场,随后又进行了一系列取证排查的工作。死者:巴伦·亚历克斯(Baron·Alexander),性别:男,年龄:45,死亡原因是中毒,死亡时间大概是下午两点左右。死者面部呈青黑色,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穿戴整齐,手里拿了一份报纸,身上并无其它明显。警方在房间内搜查取证时,发现书桌的抽屉里放了一本有些残旧的记事簿。翻开后竟发现了这样一段话:“虽然时隔多年,但从电话那头他的语气中能够听出,他并没有放下对我的仇恨。也罢!我说过,我的性命他随时可以取走!想必这次见面就会有个了断了吧!但愿这样做能让他从仇恨中得到救赎...巴伦,于1976年10月7号,绝笔!”

由此看来,这起命案极有可能是他杀,凶手因为仇恨而对死者痛下杀手。警方又立即着手调查与死者熟识的人,并逐一录下口供。案发现场第一目击证人:林恩·加西亚,性别:男,年龄:42,是一家知名报社的主编。据他讲述:"巴伦先生是一位生性孤僻,行事极为低调的人。我也是在因缘际会之下结识了他,并得知他擅长编写推理。联想到报社最近的销量没什么拉萨哪里能治疗癫痫突破,便心生一计,请求巴伦先生把他的作品提供给我,而我自然也会给他相应的报酬。考虑了很久之后他终于答应了,但有一个要求,就是不能把他的真实姓名刊登上去。我也只好尊重他的要求。自此便出了一位匿名的推理小说作家,他的小说刊登后得到了很大的反响,可以说是深受读者们的热捧。” 接着他又说:“巴伦先生今天中午致电给我,说是之前的那部长篇推理小说的结尾部分已经写好,通知我下午两点半一趟。他是个时间观念特别强的人,最讨厌不守时的人。因为深知他这一性格,我便提前从报社出发,好争取在两点半之前赶到。”

准时到达后,林恩敲了很久的门都不见有动静,门又是反锁的,心想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于是急匆匆地下楼找到了屋主西德尼(Sidney)太太,并向她说明了来由,之后便随同西德尼太太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巴伦先生家的门。客厅的灯是亮着的,但空无一人,喊了几声后依然没有回应,他们只好擅自推开了卧室的门。里面一片漆黑,按下墙壁上的开关后,两人均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只见巴伦先生面色发黑,一动不动地半躺在座椅上,显然已经没有了迹象。死亡的气息顿时笼罩了整个房间...

从惊吓中微微缓过神来的林恩立即拨通了警察局的电话报案,随后两人脸色苍白的走出房间,站在门口焦急地着警察的到来... 约摸过了十分钟,一群身着制服的警察火急火燎的赶来了!走在前面的是警长艾文·斯科特(Arvin·Scott)和副警长赫尔曼·埃尔维斯(Herman·Elvis)。他们可是警局里的风云人物,年纪轻轻就被委以重任。两人看上去年纪相仿,不过二十来岁。听说早些年他们俩均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同一所警校,后又在机缘巧合下被分配到了同一个警局。重遇后的两人自然一拍即合,并在日后的工作上配合的相得益彰。两人一进入案发现场,便开始了新一轮的搜查。

据西德尼太太:“巴伦先生是在七年前租下二楼的这个小单元。他平时都是深居简出,不讲话,脸上总是一副淡淡地表情。虽然做了这么多年的邻居,但对他的家事一无所知。而且几乎都没有什么人来拜访他,大家都猜想,也许他根本就没有亲人和。” 听完这些,艾文和赫尔曼都陷入了沉思... 凶手会是谁呢?他们究竟有着怎样的仇恨,以致于另一方要痛下杀手?一系列的疑问接踵而来... 客厅的餐桌上放了两个空杯子,死者的衣服上发现了少许酒渍,经化验里面含有毒素。这种毒极为罕见,人服食后,会在十五分钟后出现呼吸困难、筋肉痉挛的症状,最后窒息而死。再现场的搜查结果,门把上有被擦拭过的痕哈尔滨哪里有癫痫病医院迹,餐桌上的杯子也像是被冲洗过,在案发现场附近的草丛里,发现一个没有任何标示也检查不出指纹的空瓶子,却在瓶内验出了毒药成分,正好与死者所中的毒相吻合。还有死者生前写下的...

综合以上种种疑点,赫尔曼开始了大胆的推测:“假设死者生前和凶手是旧相识,并且曾经做过什么有愧于凶手的事,一直为此不已。最后甚至许偌,只要能消除凶手对的怨恨,哪怕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可以说早就有了赴死的决心。案发当天,两人约好在死者家见面。凶手因为怀恨在心,早就准备好了一瓶毒药,后又趁其不备将毒药投入了杯中,诱导死者将其饮下。临走前假装好心的清洗了杯子然后放回原处,接着又小心翼翼地消除了其它能够证明他来过的证据。走出死者家后,随手将药瓶扔进了路边的草丛里,然后逃之夭夭。凶手走后,死者便进入了卧室,坐在书桌前翻阅一份报纸。过了十五分钟后毒性发作,他立即明白,原来这次凶手是来复仇的。也罢!这样就能彻底解脱了!所以他没有报警,静静地等待死亡...然而凶手怎么也想不到,死者会在当天的日记中写下自己可能会遇害,冥冥中竟成了最后的死亡讯息...”

听完赫尔曼的推理,艾文先是沉默了许久,最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便站起身来说道:“必须尽快找出凶手!赫尔曼,我们得先出去走访一圈,看看这附件的居民能不能提供什么关于凶手的线索。” 于是,两人便匆忙下了楼,在附近一带遇人就问。但几个小时过去依旧没有任何收获。案情毫无进展,线索也跟着断了!凶手成为了一个谜,除了能够推算出他是一名中年男子外,其余的一概不知。艾文跟赫尔曼坐立难安,多次返回案发现场都未能发现更多有用的线索。这天,赫尔曼突然面露喜色的说道:“艾文,我想到了一个人,也许他能帮到我们!不!应该说,他一定能够帮到我们!” “哦?你说的这个人是谁?现在又在哪?”艾文有点激动地问道。“给我一点时间,你会知道那人是谁的!”话一说完,赫尔曼便风风火火的推开门走了出去...艾文继续留在办公室分析案情,大约过了四十分钟,赫尔曼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袋,接着递给艾文:“喏,看看这些!” ...

--- 回到前文---

下午一点,艾文跟赫尔曼赶往了上霍尔本街13号。那是一幢双层欧式小筑。一楼是一间小规模的咖啡厅,布置优雅,看上去生意很好。二楼挂着一块不太起眼的招牌,只用中文写了“墨林工作室”这几个字,好在两人都略懂中文。随后他们便上了二楼,按响门铃,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出现的是一位中国籍青年男子,个贵州哪能治好癫痫病头较高,身材偏瘦,五官长得极为清秀,带着一副眼镜,整个人看上去温文儒雅。他打量了一下站在门口的两名陌生男子,随后用一口纯正的英文说道:“两位请进!” 进门后,两人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开始打量起这间工作室。这里的摆设看起来简单和谐,靠墙的位置有一个很大的书柜,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在办公桌的后方,有一个以玻璃隔开的小房间,隐隐约约能看出里面放置了一架钢琴。这时,青年男子也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并分别递给两人一张名片,随后说道:“我叫西瑞尔,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两人先是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随后又详尽的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艾文又接着说道:“西瑞尔先生,本来以我们的立场是不方便将案情透漏给外人的,但您不一样,因为我们的工作性质有些类似。听说您是位公正善良的人,所以我,像这种伸张正义,打击罪犯的义举,您是断然不会推辞的,对吗?”

西瑞尔听后站起身走向窗前,拨弄了一下窗台上一盆不知名的植物,然后说道:“先带我去案发现场看看吧!” 于是一行三人便又匆匆赶往了死者巴伦的家。到了楼下,西瑞尔就开始对房屋四周进行侦察。然后进入房间,艾文跟赫尔曼紧跟其后,谁也没有说话,各自察看。此时的西瑞尔显得十分沉着冷静,锐利的眼神扫过每一处角落。紧接着艾文拿出了那些与案情相关的证物:一本记事簿、一份报纸、一个空瓶子... 西瑞尔先是查看了那篇死者生前写的日记,过后又拿着报纸仔细研究,突然报纸右下方的一小段话引起了他的注意,内容大致如下:1971年7月23号清晨,某位男子被发现死于家中,死因是服食化学液体中毒。据调查,死者生前热衷于化学研究,曾就业于某家化学品研制公司,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突然。之后又在家中服毒自杀,警方在清理现场时发现了一封遗书... 西瑞尔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但又不确定。总觉得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线索,于是他又重新翻开那本记事簿,一页页的查看,终于发现日记的背面写了一排小小的字:生命的意义。

这几个字究竟代表着什么?又或者与案情毫无关联?西瑞尔站在书桌前静静地思考了许久,当他的眼神落在对面的书架时,发现了一个似乎不太合理的。所有的书籍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惟有一本方向摆反了,而且比其它书的位置明显突出许多。他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书架前拿出了那本书,一看书名居然是《生命的意义》!这也就是说,日记背面出现的那几个字并非偶然。打开书的封面,第一页的空白处赫然出现了几行字:我活着的意义就是,虽然曾经遭到过很多人的反对,甚至因此而变得一无所有,治疗羊角风医院但从不。死亡并不可怕,只希望我的生命能够在自己精心编排好的故事里终结,那样,便此生无憾了!下面的署名是:巴伦, 写于1976年10月3号晚。离真相似乎只差一步之遥了!西瑞尔微微松了口气,又接着往后翻。发现里面夹了一张纸,便立刻查看纸上的内容。竟是医院开的诊断书!姓名栏正是死者的名字,诊断结果是胃癌晚期...

看完这些,西瑞尔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平静地说道:“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艾文跟赫尔曼被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然后同时问道:“真的吗?凶手是谁?” 西瑞尔的表情有些怪异,随后回答:“自杀,他是自杀的。” 艾文跟赫尔曼顿时懵了!“自杀?这是怎么回事?死者的日记,还有那些被刻意毁坏的证据,不都表明了他是被仇杀的吗?” 西瑞尔不急不缓的回答:“那些都只不过是幌子,用来误导大家的。事情的真相应该是这样的:死者发现自己身患绝症,即将不久于人世。便想到要尽快完成那些推理小说,以免留下遗憾。某天他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了一则新闻,说一位生前专门做化学研究的中年男子,因为身患绝症,而选择服用化学液体自杀。最后在他的遗书中写道:因为太热爱这份工作,所以想到以这种方式了结生命,也算是生死共存了!于是巴伦先生也跟着效仿,把自己当成是小说里的受害者,刻意设计出”他杀“的假象。

先是写了一篇像是临终遗言的日记,并在日记的背面写上那本书的名称,因为书里面夹了一份诊断。然后把买来的毒药混入酒中,再将装毒药的瓶子扔在附近的草丛里,让人误以为这是凶手在匆忙逃走时丢弃的。回到家中又刻意留下像是两个人走动过的脚印,然后又擦乱,制造出欲盖弥彰的假象。喝毒酒的时候故意洒在了衣服上,之后又马上把杯子洗净放回原位。最后他回到了卧室,将那本书的方向故意颠倒,再拿出一份报纸坐在椅子上等待死亡... 他之所以留下那份报纸,还在日记的背面写上那本书的名字,为的就是给我们留下最后的也是最关键的线索,考验我们能否成功破解此案,也算是了却了他的遗愿...” 艾文跟赫尔曼早已被惊得目瞪口呆,但听完西瑞尔的推理,所有的谜底都解开了!

这件案子最终得以圆满落幕,戈斯韦尔路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西瑞尔和艾文、赫尔曼成为了好朋友。此后,不少案件中都会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据说他跟警方合作无间,屡破奇案。他就是侦探西瑞尔(Cyril ),中文名---林墨格。

------ 沐芊语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qylo.com  幼儿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