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故事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何以安慰曾经的沧桑▁寻找一个叫Y的女孩_散文网

来源:幼儿故事网   时间: 2021-08-28

距离校大概一个多月的时候,学校举行了一年一次的。凑热闹的我自然作为观众的坐到了前排,当其他班那些正在奋力跑步的运动员经过我面前的时候,我就和好哥们一起狂喊:“钱掉了,钱掉了,快捡啊……”虽然没有几个人理会我们,但却能让我们开心好一会。随之我们的口号也喊起来了:“奔跑吧,三(1)班的运动员们;拉倒吧,其他的参赛者们。

看着热闹非凡的操场,我情不自已的想到了这三年来每天早上或下午活动课上几乎都要在这里跑两圈,和女同学们打闹被班主任逮到被罚也是要在这里跑两圈。

正在我感慨万千的时候,我收到一张彩色的自制蝴蝶书签▁正面是一个压得很好的蝴蝶标本,反面则是一行秀气的手写字:俊,你知道我喜欢过你吗?Y。

我抬头刚想问递给我书签的人这个Y是谁时,她已经跑的很远了。

我立马将书签放在了口袋,急匆匆地来到教室。然后我坐在位置上拿出书签翻来覆去的看,没发现任何一个人的名字或拼音缩写,真是怪事。像这样的书签我已经收到第三张了,字迹是女的不错,而这个叫Y的到底又是谁呢?我也在猜想,不会是有人搞恶作剧吧?

后来我追问过给我送书签的那个女孩,可是她死活也不愿说Y是谁。然后我也注意过她的行踪,看有谁与她经常接触,可仍旧一无所获。这怎么行呢?就这样了吗?这算怎么回事?( 网:www.sanwen.net )

还记得初一的时候,我收到的是一张蜻蜓书签,反面仍是几行漂亮好看的手写字:俊,你在校刊上发表的文章我看到了,很棒!其实从我见你第一面时,我就被你那长相俊朗的外表,并且有着棱角分明的轮廓和深邃的目光,还有浓浓的艺术气息所深深地吸引住了!Y。

第一次收到这样的书签自然内心无比的激动,但那时比较忙,学校要征集稿,所以我就把那张蜻蜓书签放在了抽屉里,似乎已经忘了它的存在了,等有一天打开抽屉再武汉比较好治癫痫病医院在哪次看到那张书签的时候,也很久了,我不愿再去追究Y是谁了,也不想去追究……

初二有一天活动课回教室的时候,我发现位置上赫然出现了一张类似于上次的书签,不过那次上面的标本是一只飞蛾,反面也自然是一些让我内心无法平静的手写字:俊,我上次送给你的蜻蜓标本书签喜欢吗?我想像这只飞蛾一样扑一次火,你愿意吗?Y。

署名又是Y,我那时真想见见她,可是不管如何寻找,就是没有她的任何一丝线索。

当收到第三张书签时,我想这决对不是恶作剧那么简单,Y可能是真的喜欢我。那她干吗要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我的爱意而迟迟不肯见我呢?难道是女孩子碍于面子?抑或是她在戏弄我?不行,不行,我这次非得把这件事搞清楚不可。

于是我找到了给我送书签的那个姑娘,我将买好的书签放在了她的手里并且让她给Y姑娘,精致的书签背后内容是这样的:Y,我知道你迟早会出现的,书签和标本我都很喜欢,能见你一面吗?

可是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我没有Y的任何音讯,她似乎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就在我的时候,那个送信的女孩告诉我,Y周末下午会在校外图书馆等我。

这简直让我高兴坏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经过一番精心的打扮,我来到了图书馆门口。我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呼了出去,最后才走进图书馆。

我根本不认识Y,所以在图书馆里转悠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谁是Y姑娘,然后我只好等着她来发现我。就这样,我在那里一边看着书,一边等着她,可是一晃眼六点钟了,她还未出现,我只好泄气而归。

就在我走出图书馆不远的光景,我正想她是不是在耍我?忽然身后传来悠悠的声音:“你就这样走了吗?”

我吃了一惊,转过身去,不知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一个女孩,站在街边看着我静静地微笑。

“你是?”我已经感觉到什么了,却只能选择这样的开场白。因为不管她是谁,除了这两个字,我都无话可颞叶癫痫治疗方法有什么说。

“你说呢?”她仍然微微地笑着,淡淡地反问并朝我走来。

我已经确定她就是Y了,却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天到晚都希望见到的人,现在就在我的面前,可我又能做什么呢?

然后我看着她慢慢地走到我的面前,嬉皮笑脸地冲我傻傻的笑,顿时有点晕厥。

我疑惑的问面前这个调皮的小姑娘:“很多女孩子一开始都很害怕我,你就不怕我?”

“我为什么要怕?你又不是老虎。”她说完哈哈大笑,我也跟着她笑了。

我很是奇怪她为啥第一次与我接触就能听得懂我说话?因为脑瘫导致了我的障碍,大多数人一开始都听不懂我的话,只有少数人能够勉强听懂。庆幸的是,她是那大多数人中的少数人。

“你也喜欢看书?”我问。

她点点头。

她问我的年纪,我告诉她我22了。

“你也许不知道刚才那图书馆的阿姨是我妈,我躲在角落里偷窥你半天了。你也许更不知道,你刚来这所学校我就注意上你了,那时我读初二,我天天早上去吃早饭的时候,就能看见你一个人在操场上跑步的身影,下午活动课我就来到乒乓球台前打乒乓球,偶尔也会看见你。我是知道你喜欢看书,我才为了你让去看书写作的。我也是为了你,我才留级的。但你不知道并且肯定也想不到的是我留级以后进了强化班,便被庞大的学习压力弄的焦头烂额,渐渐地,也对你失去了那份微妙的感觉了,而现在,我已经彻彻底底地把你放下了。”

听着她平淡的叙述,我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拉着她的手:“我带你一个地方!”

来到学校门口她疑惑的看着我:“你可以吗?”

我松开她的手,开始翻学校的栏杆。约花了五分钟的时间我才艰难的翻了过去。

然后我气喘吁吁地重复她的话:“你可以吗?”

没想到她一下子就翻了过来。

那时天已快黑了。我们来到操场上。晚的操场,怎么得的癫痫全然没有了往常白天的热闹与喧哗,安静得像个羞涩的,黑暗就像给它披上一件朦胧的黑纱。

“看,我初中三年一直都是在这里跑步的!”我望着眼前这片美丽的操场,着逝去的,又想着即将毕业了,心中无限感慨。

在我的感染下,她也活泼起来,说:“我也带你去一个地方!”

然后她拉起我的手,我们一路小跑,来到离操场不远的乒乓球场。

“看,这就是我经常打球的台子。喜欢你之前我在这儿打,喜欢你之后我也在这儿打,不喜欢你了我还在这儿打!”

她像绕口令似的,把我说的笑起来,她也忍不住笑起来。

“等我一下。”没等她回应,我就开始翻学校栏杆。

“你要干吗?就这样抛下我一个人吗?我会害怕的。”她貌似调皮的喊道。

翻出栏杆的我跑了起来,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别怕,等着我,一会就回来。”

大概20分钟后我气喘吁吁地来到她的面前,手里还握着一把镁条烟花。

我给她一把打火机,然后她点燃了一根镁条,银色耀眼的光让她不已,她捂着嘴吃惊的笑。后来我们点燃一根又一根镁条,整个学校仿佛亮如白昼。

镁条放完了,我让她闭上眼睛。

“你又要干吗?”她闭上眼睛害羞道。

等我让她睁开眼时,她发现自己手腕上多了一串手珠。

“这是我多年来一直跟随我的檀香木手珠,现在我把它送给你留做纪念。以后希望你看到它就能想到我,它会替我陪伴你。”我解释说。

她简直开心坏了,在我的身边又蹦又跳。

好一会她才停下来,站在我面前调皮的说:“我也要给你一个惊喜,快闭上眼睛。”

没办法,我不知道这个姑娘在搞什么鬼,只好笑着摇摇头顺从的把眼闭上。

“你不会对我做什么吧?”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矫情。

突然我感觉到我的脸上好像是爬身体抽搐口吐白沫晕倒是什么病了什么东西似的,我惊吓着一下子睁开眼▁用手一摸才知道那是一个眼镜框。拿下了一看真的很漂亮,那是我这么多年来收到的最喜欢的一份礼物。

她不好意思的说:“大哥哥,我能抱抱你吗?”

我没有回答,反而猛地抱住了她,然后在她的耳畔说:“小,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一直在默默地关注我,也谢谢你的眼镜框和书签,更谢谢你这三年带给我的感动与惊喜。你是我最好的妹妹,谢谢!”那时我除了说谢谢之外,我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那天晚上,我们就在“她的台子”和“我的场子”之间来回走动。互相着初中的往事,直到很晚很晚。我一直没有问她的名字,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

那是我觉得初中三年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

一个阴连绵的午后,我骑着三轮电动车并且半湿着身子来到图书馆。我拿下后备箱的公仔大白走进图书馆,我把大白送给了她。因为我打听到她喜欢白色的娃娃。后来她的走了出来,聊了一会我就开着车走了。回到家,我浑身都湿透了。我有雨衣,可是我就固执的不用……

拍毕业照那天,她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穿着一身好看的白衣服,蹦蹦跳跳的,挤到我身边和我合影。

“从哪儿来的小丫头,挺漂亮的嘛!”一哥们说。

“找上门的妹妹,不行啊!”我有点骄傲的说。

她听到了,什么也没说,只是朝着我笑。

离校的前一天,我在乒乓球场找到了她,把我最喜欢的一本书送给了她,然后又将她曾经送给我的三张书签让饰品店老板做成了风铃送给了她,她很高兴。

看着她如花的笑容,我真想告诉她,我是真的想让她当我的妹妹,也喜欢有她这么一个妹妹。

可我最终什么也没说。

这个在我心里埋藏了三年,现在我终于把它与读者分享,心里释然了不少▁其实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不知道要比那些同床共枕所谓的要高尚多少倍呢!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oqylo.com  幼儿故事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